美女视频网站色软件免费视频

廣東實驗中學國際部

少年志 | 張一麒的奇幻世界:既有天馬行空,也有腳踏實地!

  少年志 | 張一麒的奇幻世界:既有天馬行空,也有腳踏實地!

  張一麒 Tom

  ▪ 省實AP 2022屆畢業生

  ▪ 埃默里大學(全美綜排#21)ED錄取

  翻開張一麒的履歷,很難不驚嘆于他在省實AP這三年居然有著這么多身份:哈利波特社社長、省實紅十字會副會長、省實青年志愿者協會會長、省實社聯社務部副部長、AP學管會紀律部部長......他說他熱衷于服務和奉獻,所以在校園內大大小小的活動中,總能見到他忙碌而精力充沛的身影。

  而在朝夕相處的老師同學們眼中,張一麒則是一個溫暖貼心的大男孩。在前不久的元旦,許多人都收到了一只他親手折的小船,里面放著一張手寫賀卡和幾顆糖果。他說他喜歡看到人們收到禮物時的燦爛笑容,所以他已經習慣于在每個節日到來時,用一份精心準備的禮物讓身邊的人感受到溫馨與善意。

  倘若要用一個虛擬人物來形容張一麒,他最喜歡的《魔戒》里的主人公弗羅多再適合不過——天真、純良、正直、勇敢,堅信點滴力量也可以改變世界,為了心中的信念勇于踏上未知的冒險之旅。這樣一個靈魂有趣、心中有愛、思想豐盈的男孩,無疑就是注重個人特質的埃默里大學最為青睞的學生!

  天馬行空,走進人文學科的奇幻世界

  和張一麒聊天,就像是跟隨著他在一個曲徑通幽的叢林中游走,他會不斷帶你進入一間間林中小屋,這些小屋的名字分別是歷史、地理、文學、哲學、語言學、心理學......他似乎對一切人文學科都充滿熱情,而這種熱情則源自他對奇幻文學的熱愛。

  20世紀50年代,《魔戒》席卷歐美,成為一個時代的文化印記。半個多世紀以來,這部被譽為當代奇幻文學鼻祖的史詩巨作不斷吸引著新的讀者為之深深著迷,張一麒就是其中之一。

  張一麒從小就接觸到了《魔戒》,托爾金筆下的中州奇境曾經令他無比沉醉,也讓他擁有了超乎常人的想象力。小時候,只需要幾塊積木、幾張紙,一個恢宏壯觀的奇幻世界就能在他眼前展開。

  在《魔戒》的啟發下,張一麒開始嘗試著去書寫一部屬于自己的奇幻小說。在他構建的奇幻世界里,矮人族、精靈族等不同種族都有其獨特的文化體系和地理環境。他化身為一名歷史學家,為每個種族撰寫編年史。他想象著各族群的衣食住行有何不同,過著哪些節日、聽著怎樣的神話傳說,族群之間又經歷過怎樣的戰爭與和平。“對于同一個歷史事件的書寫,站在不同的立場就會產生完全不同的表達,這是我在做這件事的過程中學到的很重要一點。”

  托爾金在《魔戒》中發明了精靈語,至今仍有大批擁躉在研究著如何使用并豐富這門語言。而張一麒也在他的世界中發明了一門全新的語言——德拉菲斯語。張一麒對語言學習有著極大的興趣和天賦,他可以切換俄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等七國語言向你說一段新年祝福。因此在發明自己的德拉菲斯語時,他參考并融合了其他語言的特點,創造出其獨特的語法、文字、發音。

  隨著想象力的延展,張一麒的奇幻世界越來越龐雜。但他也漸漸意識到,由于自己的知識儲備不足,筆下的這個世界還存在著許多邏輯無法自洽之處。例如,地圖的繪制沒有遵循構造運動的特點,經濟狀況與文化變遷之間的聯系也沒有在歷史進程中得到很好的體現。

  直到進入省實AP,他的創作視野才得到進一步拓展。在省實AP,張一麒不僅對于歷史、地理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他還與語言學、經濟學、文學等學科相遇、相識。他在自己感興趣的課程中自由地探索,“貪婪”地吸收著一切陌生而新鮮的知識。

  在社團參與上,擔任哈利波特社社長的經歷還讓他結識了一群同樣對奇幻文學感興趣的伙伴。在他的帶領下,社團成員們探討和研究的文本從哈利波特擴展到了更大范圍的西方文學。

  對于奇幻文學的熱愛引導著張一麒徜徉于人文學科的海洋,學科知識儲備的豐富又反過來幫助他在小說創作上更進一步。在申請文書中他寫道:“隨著學習的深入,我開始嘗試在以往的創作中添加新的細節和設定,從而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詳細、更具真實感。”

  腳踏實地,匯聚改變世界的點滴力量

  公益與慈善是張一麒成長路上的另一條重要主線。“做一個溫暖善良的人”是他一直秉持的人生信條,他總是會在重要節日時為身邊每個人準備一份小小的禮物,他也已經記不清自己從小到大參與過多少次公益活動。

  然而,就像《魔戒》中的弗羅多在完成使命的路上經歷過無數次彷徨、無措,張一麒在做慈善的過程中也曾被自我懷疑所困擾。

  在一次給城市流浪者捐獻物資的公益活動中,張一麒和其他志愿者們站在寒冷的街頭堅守到最后一刻。當最后一份物資被派發出去時,一個流浪者卻突然站到張一麒面前,憤怒地指責志愿者們沒有給他準備物資。張一麒嘗試著與他溝通,但換來的卻是更加劈頭蓋臉的呵斥。最后,他只能在其他志愿者的保護下乘車離開,心中充滿了許多困惑。

  “發生這種事情雖然沒有讓我停下做公益的腳步,但還是會讓我時常懷疑做善事的意義是什么。我的付出究竟是一種有意義的善舉,還是一廂情愿的徒勞?如果是后者的話,那我還要繼續嗎?我又該做什么改變?”

  轉折發生進入省實AP之后。在文書他這樣描述自己的心路歷程:“上高中給我了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在這里我意識到我應該專注于自身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開始在紅十字會、志愿者協會、社團聯合會中擔任骨干職位......這里的工作難度不亞于那次幫助流浪者的公益活動,我同樣面臨著來自學生們的諸多挑戰。但這一次,這些挑戰已經轉化為一種能量,推動著我去尋求改進和解決問題的方案。”

  如今,站在高中生涯的末端回顧這三年,張一麒的信念已經變得更加堅定:“只要我的善舉能給世界帶來改變,哪怕只有一點點,我也一定會全力以赴去做。”

  這就是我們的“暖心男孩”張一麒——總是不計代價地為他人、為集體默默付出,總是不遺余力地為社會、為世界做出貢獻。

  《魔戒》譯者之一石中歌曾說過:“心力交瘁時仰頭,只要懷有希望,總能在茫茫天穹中找到那顆來自無瑕至美之光、亙古長存不滅的亮星。”我們祝愿即將啟程前往埃默里大學的張一麒,在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找到那顆屬于他的亮星!